lsyyu110

这不是很顺理成章嘛

晚上了,谢怜和花城吃了晚饭,又悠闲地逛了一会,眼前是一座高塔,于是二人便上去了。
上到最顶层,没有一个人,他们俩靠着一排长椅坐下,眺望下面的星点灯火,晚风轻轻地吹着,花城轻轻哼起一首歌。
谢怜静静地听,曲毕,他问:“这是什么歌?”
花城笑笑道:“这个啊,是以前母亲教的”

“嗯……”
“叫——《春山恨》”

评论(4)

热度(24)